加载中......

 
   
       2018年1月19日 星期五  农历丁酉年(鸡)腊月初三  
晋城电视台《我爱上党戏》播出时间表 | 上党戏迷QQ群公告 | 注册新用户须知 |
谈艺说戏 您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> 谈艺说戏

梦回“汤帝庙”-段永贤与中村戏剧文化节
浏览次数:1998     更新时间:2016/10/17

  文/太行报记者 吴希莲 图/张付军

  吾圣山脚下,长河发源地,初秋的清晨,古稀老人段永贤迎风站在古村的老街上——天空,落叶飘零,头顶,须发斑白。

  1945年,段永贤出生在泽州县下村镇中村村一户普通农家。这是一个千百年来,煤铁经济高度发达,戏剧艺术源远流长的地方,是金元时期泽州县吏段直及其后人世代栖居的文化乡邦。民国初年,以表演上党梆子、上党落子、上党八音会、泽州鼓书等为营生的中村“家生戏班”——义合会,在这里悄然兴盛。

  《秦香莲》、《王宝钏》、《彩楼配》、《青风亭》、《花木兰参军》……这些义合会表演的一折折戏本,一段段鼓书,陪伴段永贤度过了难忘的童年,成为段永贤重要的“文化养料”。1964年,19岁的段永贤高分考取山西大学中文系,成为中村第一位走出山乡的大学生。“可以说,我的灵根,我所掌握的那一点点中国传统文化知识,我所理解的中华民族忠孝节义、伦理道德、待人接物的文化内核全部来源于此!”段永贤说。

  中村有个汤帝庙,当地人称“大庙”。童年的段永贤,很大一部分时间便在大庙的戏台下度过:缠脚的奶奶,裹足的老母,虔诚的香客引着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,逢初一、十五便踅进大庙,踩着松软的青苔走进大殿,燃一炷香,听一台戏,祈祷全家老少平安,一年风调雨顺……今天,这样的场景,时常会浮现在已经年逾古稀的段永贤老人的脑海。

  2014年起,段永贤着手收集整理中村义合会的相关史料,在此过程中,发现了一批有着上百年历史的老戏本、老道具、老照片等实物与史料。通过两年持之不懈的艰苦修复,还原了上党梆子在中村一带,近百年来弥足珍贵的历史印痕。

  2016年10月15日,中村村戏剧文化节在社会各界的瞩目和村民的翘首期待下,隆重开幕。这一天,秋风秋雨润秋山,同样也湿润了段永贤与中村父老百姓的心田。下午3时,大庙墙外的戏台上,翩翩走来了上党梆子戏剧最高奖“梅花奖”得主:吴国华、张爱珍、张保平、陈素琴。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,锣、镲、铙、钹、鼓,手之舞之,足之蹈之,风景这边独好。

  闻风而动的中村及周边村镇上千名父老乡亲,挈妇将雏,蜂拥而来。有开着手扶拖拉机的,有扛着木头板凳的,有人抱着娃娃,有人拄着拐杖,并不宽敞的小巷,顿时摩肩接踵。不出一袋烟功夫,舞台下方早已聚集了黑压压的一群人。《抬花轿》、《两地家书》、《潘杨讼》、《西沟女儿》,四朵“梅花”携拿手大戏,依次亮相,怒放舞台,炉火纯青的唱腔技艺,醉了父老的耳目,醉了中村的山乡。

  虽然此次戏剧文化节规模不大,展览时间也仅仅只有3天,但是,除了上党梆子“四朵梅花”悉数登场义务献演外,还有文物级中村义合会家生戏棉纸毛笔手抄戏本50余本及部分百年老照片、百年老戏箱、老道具、工尺谱均悉数展出。800多张义合会及上党梆子名家、名角的老照片、老剧照,张贴在中村老街的土墙泥坯之上,为人们打开了上党梆子一段尘封逾百年的光辉灿烂史。文化意义重大。

  值得欣慰的是,由段永贤老人编著的,集合了中村义合会后人60余篇上党梆子纪念文章的《中村有个义合会》一书,也于此次文化节前正式成书出版。

[打印此页]   [关闭此页]